明说|网课第一天,我挂了数学老师两次通话

明说|网课第一天,我挂了数学老师两次通话

时间:2020-03-16 17:0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昨天上海中小学正式开始上网课。但我们全家感觉寒假还在继续,起床比去年同期晚了一个小时。

我们学校比较佛系。据说疫情起来后很多家长被老师的每日夺命三连Call搞得疲惫不堪。我们学校还好,谨守互不伤害的边界。

当然网课开始,学校还是很重视的。班主任老师专门提前搞了一次视频指导。我发现老师怎么瘦了。儿子说,班主任一直在减肥。在全民增肥的大背景下,他竟然减肥成功,让我平添一分敬意。

昨天在外公外婆的象征性监督下娃完成了首次网课,一共六节。学习效果不明。我出门的时候有个老先生用颤音在朗读《清平乐·春居》,儿子捂上了耳朵。

今天出门晚,休息时间我看他把频道调到了“新老娘舅”“妈妈咪呀”,看得津津有味。但整个过程总体比较平静顺利,不像有的家长吐槽的那样,“你能想象两个娃,被12个老师轮番轰炸的酸爽吗?”

所以六点半的时候我已经躺在沙发上随便看点信息。突然之间手机视频通话铃声响起,屏幕上赫然是一个打扮得很精致的陌生女子等待通话,表情非常平静。我感到很莫名,有点慌乱地接通了电话,喂了两下,对方也没回音,我就挂了。

但过了几秒钟,视频通话铃声又响起来了。还是那个漂亮的陌生女子。这一次我冷静地直接摁掉了电话。

前两天看到一个段子,说是一个人接到了一个诈骗电话,居然和对方聊了半个小时,舍不得挂!——终于感受到疫情即将结束、社会全面复工的喜人气氛了。但我似乎还没这么无聊。

但对方是怎么加我微信的呢?就这么想着,脑子里突然一激灵:数学老师上个星期约了要和娃视频交流,就是星期一晚上6:30!

糟了!我怎么连老师都不认得了。虽然是新换的老师,只在家长会见过一面,但显然不应该啊!赶紧把娃叫来,回拨过去,把手机塞到他手里。

老师关心他上网课的情况,和他交流了几句,柔声问他,你喜欢上空中课堂吗?我儿子说:挺好的,挺轻松的,比去学校好!

怎么情商这么低啊!我简直无语了。还好老师非常温和可亲,又鼓励了他几句,挂了电话。老师怎么看我们一家子,不敢想了。

造成这样的后果我只能怪罪于新冠病毒。实在太可恶,给多少家庭造成悲剧,又给多少家庭增加了麻烦!特别是双职工家庭,只能安排老人看管,甚至有的只能让儿童自己摸索。安徽有个一年级的孩子,因为爸妈不在,进错了频道,听了一节课的高二化学,还按照老师要求认认真真做了笔记。但这已经是程度最轻的意外了。

其实老师们也很痛苦。我有个同学是中学老师,我看她朋友圈写的是“下午5:10,十八线女主播下线,厨子上线……”

当然,大家都希望疫情早点结束,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。但昨天有一则刷屏的帖子,说是第一批复工的人现在都想逃回家。因为从出门到上班,需要很多的证件,经历很多的盘查,还要在办公室里担惊受怕。

至少我觉得很夸张。昨天我还开了一个会。因为总觉得在网上很多事讲不清楚,特别是需要来点头脑风暴的那种。开完会到了饭点,大家就畅想各种美味,什么麻辣牛蛙啊,蒜子鳝筒啊,椒盐王蛇啊,想得要流口水,又想到将来可能会被禁掉,简直又要流眼泪。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点了个煲仔饭外卖。

下班的时候发现办公桌上多了很多含苞的郁金香。打听了一下,原来是某公园本来要搞郁金香展,现在不搞了,这些盆花就各种渠道处理掉了。闻之突然有点点伤心。

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

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

顾村公园里的河津樱、椿寒樱、寒绯樱已经进入盛花期。陈梦泽 摄

所有公园、植物园、郊野公园里的白玉兰、梅花、樱花,都是这样凄凉的光景吧?

我们快要坚持到病毒灭踪、神兽回笼的时候了吗?到时抓住春天的尾巴,加倍地呼吸,加倍地欢笑,加倍地喝酒,把一切都补回来吧!

新民眼工作室 明叔